大道诛天

云南十一选五任选遗漏:第九百零四章 一纸婚约

类别:其他类型 作者:热乎冰棍儿 书名:大道诛天

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www.s9g4.com     “瑾瑜小姐,家主请您过去!”一名侍女站立在风雪之中,朝向那道孤单的倩影说道。// www.bixiaxs.com 笔下小说网//

    子鱼蓦然转身,脸上带着亘古不变的冰冷,连同目光也没有分毫的情感,便犹如这漫天风雪,冷得让人心悸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事,让他过来找我便是,我在闭关,在这期间,不想离开!”子鱼的声音也一样的冷,不呆丝毫的温度。

    那侍女似乎还要说什么,风雪中,一道身影踏步走了过来,朝向侍女挥了挥手。

    那侍女躬身行了一礼之后,低头朝向山下走去。

    直到她的身影消失,那名中年妇女这才转过身来,看向了子鱼:“你已经拖延很久了!”

    子鱼的目光没有在她身上停留半分:“我是冰凰一族的公主,我若不同意,你们也敢用锵?或者还是你们当惯了这个族长,连当年对我父亲的承诺都忘记了?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浑身一震,眼中也闪过几分无奈:“瑾瑜,你应该知道,这段时间我和你叔叔,承受了太大的压力,火凰一族虎视眈眈,唯有联姻,才能缓和敌对的关系!”

    子鱼嫣然一笑:“你们不要忘记,当初我父亲,便是因为火凰一族不出手相助,才会陨落在仙族的手里,你让我嫁给他?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叹了口气:“我和你叔叔也不想将你嫁给扶余,但他点了名要娶你为妻,你就算还记挂着当年的怨恨,现在也该为我们的族人想一想!”

    “那一场战火已经烧毁了我们太多的力量,如果这场战争继续燃起,恐怕冰凰一族,将会彻底消亡,这是你,或者还是老族长希望看到的吗?”

    子鱼嘴角勾起一丝不屑:“他让你来当说客,倒也看中了你的能力,不过我还是那句话,从我父亲陨落开始,冰凰一族的存亡,已经与我没有任何关系了!”

    “瑾瑜!”中年女子眉头微皱:“你这是什么话?难不成连我冰凰一族的子民,你都不会顾及了吗?或者还是那个小子,当真值得让你放弃一切?”

    听到这句话,子鱼忍不住浑身一震。

    “扶余给我们的期限只有一年,在这一年的时间里,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清楚,听说那小子现在就在四灵兽天域,你应该知道,冰凰一族在这里虽然不是最强大的,但去四灵兽天域杀一个人,却还不是困难的事情!”

    “你在威胁我?”子鱼猛地抬头,滚滚杀机弥漫而出,让那中年女子也忍不住脸色微变。

    “我只是在提醒你!”她强忍着惊讶继续说道:“为了冰凰一族的未来我们什么事情都能做出来,当然,你也可以不相信!”

    说完,她转身便要离去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子鱼的声音忽然传来,然后,她美丽的眸子里,一抹跳动的剑芒呼啸而出,在半空中凝聚成形,化为一道冷冽的剑气。

    这道剑气方已出现,连同那周围的漫天风雪也被荡开,没有一粒能够沾染到上面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脸色大变,骇然道:“瑾瑜,你疯了吗?你要做什么?”

    子鱼没有开口,头顶那道剑气轰然卷落下来,朝向中年女子斩杀了过去。

    劲气肆虐,中年女子单手一扬,一道通体透明的冰剑狠狠迎上了那道可怕的剑气。

    轰??!可怕的爆炸之声瞬间肆虐了开来,中年女子张口喷出一大口献血,身形踉跄着后退而出,她的胸口,出现了一道狰狞可怖的剑痕,只要继续挺进半分,便可能将她的生机尽数抹除,然而她也清楚,不是子鱼后力不足,而是她故意留了手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婶婶,你竟然也人心下这等毒手?”她倒吸了一口凉气,咬牙道。

    剑芒逆卷,重新没入到了她的双瞳之中,子鱼的脸色也在风雪的映衬下更加苍白。

    “回去告诉扶余,他说的,我答应,不过要在一年之后,如果他还活着,便来这里迎娶我!”子鱼冰冷的目光没有丝毫的感情,仿佛要将中年女子的身体穿透。

    “还有,以后在我面前,最好不要威胁他,否则这一剑,便要了你的性命!”

    “他若没办法活着来到这里,冰凰一族,包括你和族长,都要给他陪葬!”

    子鱼的声音更强有力,虽然她的修为方才突破到通玄后期的巅峰境界,然而这句话却没有人不相信,即便丈夫亲自到此也不敢不相信。

    因为他眼睛里的那把剑实在太可怕,并且与整个冰凰一族的命运连接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所以他们一直到现在都不敢太过逼迫子鱼,因为那个结果,他们承受不起。

    所以她目光闪烁了片刻,终究还是无力反驳,转身朝向山下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她的身影方才想消失,子鱼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,洒落在皑皑白雪之上,好像是一朵盛开的牡丹,触目而又惊心,妖娆中带着几分嗜血的冰寒。

    她的身形也无力的瘫坐在地上,大口的喘息,这一剑全力催动那道神兵,不仅耗尽了浑身真气,连同精血也被抽取了大半。

    然而这一切都是值得的,正如她之前所说的一样,没有人能够在她面前威胁余寒。

    任何人都不行。

    冰凰一族的大殿之上,当今族长南宫烈就坐在那里,他的对面,有一名年轻人,伸手托着一碗仙茶,眼中充斥着和倨傲与不屑。

    “扶余公子,贱内已经前去请瑾瑜,这一次,她该不会避而不见了!”南宫烈嘿然道。

    那少年,赫然正是多次出现在那座雪山上,直到后来被子鱼以那道神剑逼迫,再不敢踏上一步的少年,他便是火凰一族的少族长,名叫扶余。

    同时也是妖族年轻一辈的第二高手,当之无愧的天才弟子,享受诸天传颂的盛名。

    听到南宫烈的话,扶余眉头微微跳动:“我和瑾瑜之间早就有婚约,这个你应该知道,可是她回来之后,便生生拖了我四年,你知道,我等不起,火凰一族也等不起!”

    南宫烈脸色微微一变,这完全就是赤裸裸的威胁,可人家火凰一族乃是凤凰一族实力最强大的一脉,即便对方强势,他也没有分毫的办法。

    “之前是瑾瑜不懂事,不过这一次贱内亲自劝说,应该没什么问题!”南宫烈陪笑道。

    说话之间,中年女子踉踉跄跄的闯入进来,脸色苍白,忍不住张口喷出一口鲜血。

    南宫烈脸色一变,好像被先是狠狠的扇了一巴掌,身形一闪,便来到了中年女女子面前,将她搂在了怀中,浩瀚的真气径直灌注到了她的体内。

    “那丫头,对你动手了?还用了我们的神剑?”他的脸色十分难看。

    中年女子点了点头:“她却没有动杀机,否则这一次我就回不来了!”

    南宫烈的脸色更加难看起来,如果扶余没有在场,恨不得立刻就冲上那座雪山。

    扶余却是哈哈大笑着站起身来:“这才符合她的个性,如果她这般容易妥协,就不可能躲在山上不肯出来了,看来你们也没什么办法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的脸色变得阴沉了几分:“这或许就是你们冰凰一族的命运!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闻言急忙开口道:“瑾瑜说了,一年之后,让你来这里迎娶她,不过她也说了,如果一年之后,你还有命活着的话!”

    南宫烈的身体猛地一震,这等言语,怕是又会让这位小爷不开心了,当即便要开口解释几句,只是还未来得及开口,扶余的笑声便再次传来。

    “无妨,这丫头虽然脾气倔强,但是说过的话却从来都没有食言过,之前那么久都等了,也不差了这一年,况且强行将她带走,我扶余也没有面子!”

    “这一年,我就等了又能如何?”扶余的笑容逐渐收敛,然后转头看向了南宫烈:“帮我转告这丫头,一年之后,我扶余准时来到这里,只是到时候,那顶轿子,她不上也得上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转身朝向外面走去,一连串的笑声却是远远传递了过来。

    南宫烈心里这才安稳了许多,看着脸色苍白的妻子,当即关切道:“你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摇了摇头:“无妨,休息几日便好了,那丫头嘴硬,心里还是关心冰凰一族的,你也不要与她为难了,如今既然已经确定下来,也省的逼她太紧了会反悔!”

    南宫烈深吸一口气,然后点了点头,目光中有冷冽的光芒升腾而起:“希望她不会食言,否则的话,我绝对不会放过她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继续说道:“冰清还是不肯说出那小子的姓名吗?”

    中年女女子点了点头:“她一口咬定在洪荒的时候没有见到过那个小子,我们的人后来也无法进入其中了,洪荒的那条通道,封印已经重新修复!”

    南宫烈咬了咬牙:“听说瑾瑜上一次离开的时候,是去了四灵兽天域,所以那个小子很可能已经离开了洪荒,进入到了四灵兽天域之中!”

    “你即刻让冰宣前去四灵兽天域,给我好好打探一下,四灵兽天域,有没有从洪荒走出来的人,如果有,立刻将其击杀!”

    中年女女子闻言不禁脸色一变:“如果瑾瑜知道这件事情,恐怕一定不肯罢休!”

    南宫烈嘿然冷笑:“让冰宣出手干净一点,那小子现在才是什么修为?以冰宣的实力,想要将他悄无声息的击杀,不会有任何难度,到时候瑾瑜即便有所怀疑,又有什么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情是我们做的?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眼中依然有些微微的犹豫,不过南宫烈似乎很坚持,当即也是缓缓退了出去。

    冰雪山峰之上,子鱼的气息总算是平稳了一些,她单手一挥,将那沾染了血迹的雪花全部化开,使其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在这个世界里,没有人会真正的心疼她,所以她的软弱,没有必要向任何人展露。

    只有在他面前的时候,她才是真正的自己。

    “余寒,你现在怎么样了?我真的已经尽力了,婶婶说的没有错,当初父亲传给我神剑的时候就说过,这道神剑,是用来守护整个冰凰一族的!”

    “所以他们用整个冰凰一族的存亡来威胁我,我承担不起,因为这是父亲的遗愿!”

    “你快一点来到我面前吧,我真的快要支撑不住了,哪怕我们敌不过他们,能够死在一起也好,你听得到吗?”

    她背后的连心比翼渐渐张开,透明的羽翼犹如仙芒,蕴含着一种莫名的柔和。

    子鱼的目光也变得越来越温柔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四灵兽天域,大蜀神国,西北战场之上,中军大帐里。

    诸多强者代表纷纷聚拢在了这里,商议着如何抵挡即将到来的仙门大军。

    玄德大帝也是眉头紧皱,就这样讨论了将近两个多小时,依然没有任何的结果。

    而至始至终,余寒都没有多说一句话,他的思绪却在飞速的运转,从学堂大比归来之后的一幕幕彻底出现在了脑海之中。

    他的眼前忽然出现了一丝光亮,隐约之间有了一个大胆的猜测。

    所以此刻,他抬起头来,看向了玄德大帝:“陛下,属下请旨!”

    玄德大帝不禁微微一动,想到余寒适才半天都没有开口,这才挥了挥手,想要听一听他有什么高见。

    其他人也纷纷安静了下来,现在余寒的地位已经不同,至少在武将之中,威望已经达到了鼎盛,即便此刻的老牌高手关云长,也无法与之相比。

    “陛下,事不宜迟,属下请陛下下旨,由于吉长老率领大蜀学堂的一众强者立刻赶往西南战场支援!”说到这里的时候,他的脸色变得凝重了许多。

    玄德大帝等人微微露出几分不解之色,关云长更是直接问道:“仙门大举进攻,估计一天之后就会赶到这里,他们这个时候离开,怕是我们的胜算就更低了!”

    余寒却是摇了摇头:“这本就是一场没有丝毫胜算的战斗,即使他们留下来,也只是多增加伤亡而已,没有任何实际的意义!”

    这句话虽然有些不太中听,但却是事实,而且从余寒口中说出,别人也没有什么意见。

    余寒继续说道:“仙门要彻底灭杀我们大蜀神国,不可能会单单只进攻这里,西南战场那边,应该已经有另外一队仙门强者去了!”

    “我们将所有的力量全部都聚集在了这里,那里必定空虚不少,诸葛先生虽然实力超群,但只是凭借着他和孟起将军,恐怕不足以抵挡得??!”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深吸一口气,抬头看向了眉头紧皱的玄德大帝:“所以恳请陛下,让于吉长老等人立刻赶往西南战场,事不宜迟,再晚恐怕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不可,如果这般,陛下的境地将会更加危险!”关云长依然据理力争。

    余寒没有看向他,只是说道:“一旦西南战场?;?,大吴神国和仙门长驱直入,我们的?;岣友现丶阜?!”

    关云长似乎还想继续说什么,却被玄德大帝挥手阻拦住。

    “不要争执了!”他微微站起身来,正色道:“余寒说的没有错,一旦西南战场失利,我们也将会落入更加窘迫的境地,所以我赞成他的意见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他看向了于吉:“于吉,你即刻率领大蜀学堂高手,前往西南战??!”

    关云长叹了口气,脸上也闪过几分无奈。

    可是这还不算完,玄德大帝的声音竟然再次传来:“天乾门的诸位道友,这一次承蒙天乾门看得起我大蜀神国,来此相助!”

    天乾门门主等人纷纷躬身行礼,面对玄德大帝,他们也不敢倨傲。

    “留在这里,可能会面对东方名朔,以你们之前的关系,不免会有些尴尬,所以还请诸位辛苦一趟,率领天乾门众人也赶往西南战场相助!”

    天乾门门主等人纷纷松了一口气,说实话,面对东方名朔等人,他们心里着实没有什么底气,这么多年被压制,使得他们也或多或少都有一些敬畏。

    如今玄德大帝的决定再好不过,当即便点齐了众人,随着于吉等人一起,朝向西南方向飞驰而去。

    关云长眼中却是急切不已,不过命令已经下达,他想要开口反驳都来不及了。

    余寒则是目光闪烁着看向了对面的玄德大帝,此刻玄德大帝脸上的凝重已经渐渐消失,取而代之的则是淡然与自若。

    这让他更加证实了心中的推测,嘴角也渐渐浮现出了一丝笑容。

    原来如此!

    玄德大帝猛地一挥衣袖,此刻他的身边只剩下徐家商会的数十名通玄后期境界强者,加上大蜀本土的高手,也不到一百人而已。

    余寒手里有一支特殊的力量,满打满算,也只剩下了两百名通玄后期境界的强者。

    如果说之前的力量,让他们还有一拼之力,那么现在,就真的没有丝毫的机会了。

    尤其是对方还有东方名朔和火云邪神两大超级强者。

    单单是这两人,就不是在场他们任何一个能够抗衡的。

    关云长似乎也认了命,当即叹息道:“稍后一旦发生战斗,东方名朔便交给我吧!”

    他的话音方才落下,余寒却是踏前一步:“他是冲着我来的,交给我便是!”

先看到这(加入书签) | 加入书架 | 推荐本书 | 打开书架 | 返回首页 | 返回书页 | 云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

如果您喜欢,请把《大道诛天第九百零四章 一纸婚约》,方便以后阅读大道诛天最新章节更新连载!
如果你对大道诛天有什么建议或者评论,请后台发信息给管理员。